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GO!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19-10-09 14:37
张振新的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雪贝财经(ID:snowfinance666),作者:贝姐,编辑:老胡,封面来自:东方IC


在突然死亡前的12天,张振新注销了自己的社交账号。他发布的最后一条信息是:


“男人的牺牲精神从高到低:生命、金钱、名誉、时间。”


9月19日22时20分,在伦敦当地一家医院被抢救8小时后,他最终去世,留下深不见底的债务陷阱和数以十万计的债权人。


死讯在17天后才被公布,困于国内、惊慌失措的高管们一直在确认他死于何因。


张振新年仅48岁,过往低调神秘,从未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但是,在很短的年头里,他以“先锋系”为名狩猎了数以千亿元的总资产。从融资担保、租赁、商业保理,到投资银行、商业银行、金融零售;直至近些年体量庞大、名目繁多的互联网金融;在2018年夏天,他甚至还投入巨资押注到比特币、矿机、交易所等区块链资产。


当然,还有顶级会所、珠宝、葡萄酒、私人飞机、游艇这些必不可少的奢侈品行当。


在错综复杂的商业冰山中,张振新自己却长久隐于幕后,代其出面、掌管各块业务的高管大多是年轻貌美的女士,她们活跃在各种社交场合,高端酒会、商学院与财经论坛,说一些大而无当的套话和口号。


在张振新去世后的几天里,其中两位女士几乎在一夜间删掉了上千条显露富贵的微博。


壹  


没有人知道张振新的出身,关于他进入东北财经大学求学之前的经历,我们无迹可寻。关于这一段时光,张振新曾唯一一次吐露心情:


“小时候有孤独经历的人,往往有别人读不懂的内心。”


位于辽宁大连的东北财经大学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曾直属于中国财政部,金融系统中现今诸多政府要员毕业于此。


在毕业后的第二年,仅仅23岁的张振新就坐上了万国证券大连营业部的总经理职位,这是极高的起点。要知道,那时候的万国证券一度持有国内所有上市公司70%的A股和几乎全部B股,是庞然大物中的庞然大物。


2000年,张振新开始创业,在大连本地金融圈显山露水。三年后,他创立了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这也是后来被称作“先锋系”的发轫之地。


但是,时运不济,整个中国信用担保行业在第二年就陷入了悲观境况,市场认为“这是一个来不及繁荣就陷入危机的行业”。



那一年夏天,张振新接受了此生唯一的一次采访,在大连希尔顿酒店的咖啡厅,他告诉记者:


“不仅我个人 , 我所熟知的信用担保业的很多同仁们都不会赞同这种观点。”在那场采访中,他颇为激烈的给中国金融行业监管提了一大堆建议。


张振新的金融事业在往后的几年里快速膨胀,拿下了除保险和信托外的银行、证券、基金、期货等几乎所有金融牌照。他把总部从大连迁到了北京,把分公司布局到了北京、天津、上海、深圳。


在2013年,他还成为清华五道口EMBA的第一期学生,但是,和他同期的一位同学说:


“这个人冷得像块石头,和他直到课程结束后都没有任何交流,有印象的一次是上课期间四川雅安发生地震,他当场捐了100万。”


两年后,当互联网金融风起云涌时,外界才意识到已经独成一系的“先锋系”背后是一个叫张振新的男子。



“人生犹如海洋中的一条船,选择同船的人和运气同样重要”,


张振新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说。


当事业做大时,在他这条船上,一侧是他迎来送往的贵客,一侧则是搭上了全部身家的债权人。


不知具体是从哪一天起,在北京东三环寸土寸金的霄云路28号那栋金色的高楼有了新名字——网信大厦,这里是“先锋系”最为外界所知的资产:互金业务。


但是,在过去几年,要在这栋大楼里找到张振新几无可能,他几乎不在内地久留,而是把绝大多数时间耗在了香港和欧洲。


在港岛太古广场2期的35层,张振新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过去几年,所有“先锋系”内地高管要与他见面大多在这层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


2014年秋天,以麾下女将——一个叫刘江湲的女士之名,张振新在香港设立了“古琴会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香港有两处实体,一家餐厅和一家高级会所。


热衷于品读历史古籍的张振新对古琴这一乐器出手大方,其中有几次相中了都掷下数百甚至上千万资金购入。而“古琴台”这家高级会所也是他在香港迎来送往的固定场所。其对外仅招待会员,以厢房为主,私隐度极高,内部古色古香,主打潮州菜。



在香港,与长期盘踞于此的资本大佬们相比,张振新声名并未远扬,但他这处在湾仔分域街的高级会所开业以后,很快就成为香港除四季酒店、铜锣湾“饭堂”之外的又一处内地企业家赴港隐秘社交的理想之地。


在港岛长住的这几年,张振新似乎越来热衷于一条资本大腕们熟悉的老路:资本运作。


通过刘江湲等多位在大连时期就跟随其左右的女高管,张振新最先拿下的是中国信贷(8207.HK,2017年改名“中新控股”)这家壳公司,用它装入了先锋系麾下多项金融资产。


随后几年,他又拿下弘达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证券集团(0231.HK)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野心膨胀时,他还尝试并购香港人寿,入股绿城中国。


这些跑马圈地般的交易从未见到张振兴的名字,但那些乐观的群众已经咆哮:


“未来香港金融市场除了李嘉诚,还有可能刻上张振新的名字。”


当然,这一些列的资本运作中,以及紧随其后的融资中,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个主体:赖先生掌舵时期的华融及其背后的多家影子公司,或是赖先生盟友阵营控制的公司。


“戒急用忍”,这是康熙帝赐给皇子雍正的座右铭,早年的张振新常把它挂在嘴边,他不止一次让自己“藏锋守拙,过犹不及,知止不殆”。


在港岛的日子,这些都已被抛在脑后。



从23岁到48岁,张振新的这25年时光中,其中的至少23年都是一条挺拔向上的抛物线。


但是,从2018年夏天开始,这条线几乎开始垂直向下。过去的半年,枯竭的现金流已经逼迫他甚至开始急售收藏的字画和个人房产。


在香港,和张振新在同一层办公的还有另一家公司:汇源果汁。2014年,双方就已经展开了多个层面的合作。如今,汇源身负100亿债务,多笔债券很快到期,其债权人就包括先锋系旗下网信公司。


“要钱没有,果汁管够”。


在上个月,由于无法偿还四百多万元的债务,汇源拿出了各种各样的果汁饮料作为实物来抵偿拖欠网信的债务。


几个月前,张振新在一封对员工的公开信中指控“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


只是,这些远不足以构成先锋系目前遭遇生死险境的主要原因。除了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资产风险和管理风险外,直接导火索是现金流的快速枯竭。


当时代不好时,张振新才发现,庞大的帝国里几乎没有可以快速大额变现的流动资产。



在赌场的贵宾厅,当赌客们希望快速扳回局面时,他们会选择大额下注,这时候他们就已经写下了败局,事后追悔莫及时,总会回想:


当时为什么当时没有出去抽根烟,缓一缓?


在互金等多块业务每况愈下时,张振新选择了将数十亿的资金押注到区块链这波新浪潮,他快速的招揽人马,用珍贵的现金买入矿机、矿场和交易所,这些资金随着虚拟货币价格的大幅跳水而几乎血本无归。


张振新去世的前几天,在深圳,一位中年女子从高楼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和她一样的网信债权人,平均出借额达到65万元。在网信数以十万计的债权人中还包括张振新自己的父亲和两位亲兄弟。


“最大的风险是你不知道什么是风险,如果知道就好办了”,几年前,张振新说。


只是,人生就这么一次,哪有什么如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雪贝财经(ID:snowfinance666),作者:贝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文 推 荐

已有1个评论,等待你的发声 打开虎嗅APP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